所在位置: 首頁 > 審務公開 > 權威發布 > 典型案例 >

廣東高院發布“全民禁毒工程”十大典型案例

案例1.潘國輝、潘國光、潘云威、潘粵鋒等販賣、制造毒品案

——販賣、制造毒品氯胺酮數量特別巨大,罪行極其嚴重

(一)基本案情

2013年8月至2014年5月,被告人潘粵鋒租賃位于廣東省惠州市惠城區蘆洲鎮的一個果園用于制造毒品氯胺酮,并糾集他人多次在該制毒工場為被告人潘國輝、潘國光、潘云威等人制造氯胺酮,潘國輝、潘國光、潘云威等人將制造的部分氯胺酮予以販賣。2013年10月,潘粵鋒伙同他人加工制得氯胺酮80千克;同年12月,潘粵鋒伙同他人加工制得氯胺酮160千克;2014年3月,潘國輝、潘國光糾集他人共同出資購買制毒原料后轉運至潘粵鋒的制毒工場,由潘粵鋒伙同他人制得氯胺酮約540千克;2014年4月,潘國輝、潘國光、潘云威等共同出資購買制毒原料后轉運至潘粵鋒的制毒工場,由潘粵鋒伙同他人制得氯胺酮約600千克;2014年5月,潘國輝、潘國光、潘云威等人共同出資購買制毒原料后轉運至潘粵鋒的制毒工場,由潘粵鋒伙同他人制得氯胺酮約270千克。破案后,公安人員在上述制毒工場繳獲制毒工具、原料及毒品氯胺酮一批,其中液體狀毒品共凈重35.4千克、固液混合狀毒品共凈重797.7千克、粉末狀毒品共凈重37.5千克、晶體狀毒品共凈重72.24077千克,上述毒品經鑒定均檢出氯胺酮成分。

(二)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潘國輝、潘國光、潘云威等人違反國家毒品管理法規,販賣、制造毒品氯胺酮,其行為已構成販賣、制造毒品罪;潘粵鋒違反國家毒品管理法規,制造毒品氯胺酮,其行為已構成制造毒品罪。在販賣、制造毒品共同犯罪中,潘國輝、潘國光提起犯意,潘國輝糾集潘云威等人出資參與,潘國光對外購買制毒原料,在委托潘粵鋒制成毒品氯胺酮后,三人將分得的毒品對外販賣,均系共同犯罪中地位、作用最為突出的主犯。潘粵鋒建立制毒點,糾集多人參與制造毒品,指揮他人制得大量毒品,系罪責最為嚴重的主犯。潘國輝等人販賣、制造毒品數量大,社會危害極大,罪行極其嚴重,應依法懲處。且潘國光系累犯及毒品再犯,潘云威系累犯,應依法從重處罰。據此依法對潘國輝、潘國光、潘云威、潘粵鋒判處并核準死刑,對其余同案人依法判處死緩刑至有期徒刑三年不等的刑罰。

此案經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復核。2019年4月11日,罪犯潘國輝、潘國光、潘云威、潘粵鋒被依法執行死刑。 

(三)典型意義

源頭性毒品犯罪歷來是各級禁毒職能部門嚴厲打擊的重點。我省法院始終堅持對毒品犯罪從嚴懲處的方針,重點打擊制毒、大宗販毒等源頭性毒品犯罪、跨境走私大宗毒品犯罪和毒情嚴重地區毒品犯罪。本案就是一起典型的源頭性毒品犯罪案件,被告人制造、販賣毒品數量特別巨大、社會危害性極大、罪行極其嚴重,堅決判處死刑,充分發揮刑罰對毒品犯罪分子的威懾作用。

 

案例2.黃仕雄販賣毒品、非法持有槍支案

——大宗販賣毒品犯罪

(一)基本案情

2014年5月中下旬,被告人黃仕雄給廣東省揭陽市的毒品上家打電話聯系購買甲基苯丙胺(俗稱“冰毒”)用于販賣。同年5月25日晚,黃仕雄駕駛小汽車與女友莫某某一同到揭陽市,向毒品上家購買了11千克甲基苯丙胺。次日,黃仕雄打電話聯系從事非法營運的宋某某開車到揭陽市,并安排莫某某乘坐宋某某的轎車,自己駕車跟隨其后返回東莞市。后黃仕雄將上述購買的甲基苯丙胺存放于其在東莞市厚街鎮的居住處。2014年5月29日下午,公安人員在厚街鎮抓獲被告人黃仕雄,在黃仕雄身上查獲甲基苯丙胺1.85克、甲基苯丙胺片劑(俗稱“麻古”)1.21克。同日晚,公安人員在黃仕雄居住的出租房內查獲甲基苯丙胺10912.1克、甲基苯丙胺片劑158.5克和自制仿六四式手槍1支、自制槍彈30發、制式12號獵槍彈3發等物。

(二)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黃仕雄違反國家毒品管理法規,為牟取非法利益而販賣甲基苯丙胺,其行為已構成販賣毒品罪;黃仕雄還違反國家槍支管理規定,非法持有槍支,其行為又構成非法持有槍支罪,均應依法懲處,并依法數罪并罰。黃仕雄販賣毒品數量大,社會危害性大,罪行極其嚴重,且系毒品再犯、累犯,應依法從重處罰。據此依法對黃仕雄判處并核準死刑。

此案經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復核。2018年6月22日,罪犯黃仕雄被依法執行死刑。 

(三)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突出打擊重點,嚴厲打擊制販毒犯罪中涉案毒品數量大的犯罪分子、毒品共同犯罪中的主犯及毒品犯罪的累犯、再犯。本案是一起大宗販賣毒品的典型案件,被告人黃仕雄從異地購買大量毒品后返回居住地用于販賣,公安人員在黃仕雄居住處繳獲大量毒品及自制手槍、彈藥,同時黃仕雄系累犯、毒品再犯,社會危害性大,人身危險性極大,實屬罪行極其嚴重,依法予以嚴懲。

 

案例3.陳榮武販賣毒品案

——利用網絡及物流寄遞販賣毒品

(一)基本案情

2015年10月初,被告人陳榮武到廣東省陸豐市甲子鎮向李某某購買了4公斤甲基苯丙胺,拿到其位于惠州市惠陽區淡水街道的住處存放,隨后通過互聯網與購買毒品的人員商談毒品交易事宜。陳榮武多次將甲基苯丙胺藏匿在小音箱內,再利用快遞途徑寄給購買毒品的人員,并通過微信轉賬、銀行卡異地存款等方式收取毒資。2015年11月3日凌晨,公安人員在陳榮武的住處將其抓獲,并繳獲白色晶體狀毒品共3831.83克,以及用于藏匿毒品的小音箱、快遞單、電子秤等。

(二)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陳榮武為牟取非法利益,買賣毒品甲基苯丙胺,其行為構成販賣毒品罪。陳榮武販賣毒品數量大,社會危害性極大,所犯罪行極其嚴重,應依法懲處。據此依法對陳榮武判處并核準死刑。

此案經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復核。2019年1月11日,罪犯陳榮武被依法執行死刑。

(三)典型意義

“互聯網+物流”已成為販毒活動主要方式。本案被告人陳榮武通過微信、QQ等互聯網聊天平臺聯絡不特定毒品買家,通過微信轉賬、銀行卡異地存款收取毒資,通過快遞郵寄毒品給買家,是一起不法分子利用網絡及現代物流從事販毒活動的典型案例。陳榮武販賣毒品數量大,社會危害性極大,罪行極其嚴重,依法予以嚴懲。

 

案例4. 許毅斯等人販賣毒品、容留他人吸毒案

——開設“嗨場”,掩飾毒品犯罪,依法懲處

(一)基本案情

2017年7月份,被告人許毅斯、羅神球、李達勝三人商定由李達勝出資投建、羅神球提供場地、許毅斯購買音響等設備,在英德市英城長嶺村委會軍田組建設一個專供吸毒人員吸食毒品的音樂場所。2017年8月至2018年1月20日期間,許毅斯、羅神球、李達勝等人在該吸毒場所內先后開設十余個場次容留多人吸食毒品并收取場地費牟利。2017年12月中旬到2018年1月,許毅斯、羅神球多次販賣毒品給吸毒人員吸食。

(二)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許毅斯、羅神球、李達勝等人專門建造場所容留他人吸毒,時間長,參與吸毒人員眾多,具有極大的社會危害性,其行為構成容留他人吸毒罪。在共同犯罪中,許毅斯、羅神球、李達勝是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指揮的全部犯罪處罰。在容留他人吸毒過程中,許毅斯、羅神球違反國家對毒品禁止性規定,自身吸毒的同時,多次販賣毒品給吸毒人員吸食,其中許毅斯伙同他人販賣毒品MDMA(3,4-亞甲二氧基甲基苯丙胺)不足100克、氯胺酮100克,數量較大。羅神球向多人多次販賣氯胺酮不足100克,屬情節嚴重。據此,以販賣毒品罪和容留他人吸毒罪對被告人許毅斯數罪并罰,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以販賣毒品罪和容留他人吸毒罪對羅神球數罪并罰,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五千元;以容留他人吸毒罪判處李達勝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 扣押的毒品及作案工具依法予以沒收。

(三)典型意義

聚眾吸毒是當前毒品濫用方面較為突出的一種現象。本案被告人許毅斯、羅神球等人自身是吸毒人員,專門開設場所,以牟利為目的,容留多人吸毒,期間為使利潤更大化,從滿足吸毒人員的需求出發,提供各種毒品,互相組合販賣毒品,形成多層次的販賣毒品網絡。本案是一起利用娛樂場所容留他人吸毒和提供販賣毒品以牟取非法利益的案例。許毅斯等人為容留他人吸毒賺取利潤而開設專門場所,安排人員為吸毒者提供服務,容留行為持續時間長,同時進行販賣毒品的違法犯罪活動,依法予以懲處。

 

案例5.朱輝城販賣毒品案

——零包販賣毒品,數量大

(一)基本案情

2018年初,被告人朱輝城向他人購買70多克毒品甲基苯丙胺,同年春節前后,朱輝城先后3次在惠來縣惠城鎮新美園休閑中心販賣毒品甲基苯丙胺給付某某,毒品計重3克;同年3月至4月28日期間,朱輝城先后6次販賣毒品甲基苯丙胺給方某,共計5.5克。2017年年底至2018年4月28日期間,朱輝城先后2次在惠城鎮海關附近路段販賣毒品甲基苯丙胺給一名叫“省”的男子,計重2克。2018年4月28日,公安人員在惠城鎮某出租屋內抓獲朱輝城,在朱輝城身上、房內以及摩托車車廂內查獲毒品甲基苯丙胺60.7克、甲基苯丙胺片劑(麻古)0.1克以及透明封口袋1包、電子秤1部等物品。

(二)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朱輝城違反國家毒品管理法規,多次販賣毒品甲基苯丙胺,數量大,其行為已構成販賣毒品罪。朱輝城歸案后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當庭自愿認罪,依法可以從輕處罰。依據本案事實,對朱輝城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一萬元, 扣押的毒品及作案工具依法予以沒收。

(三)典型意義

零包毒品犯罪案件在毒品犯罪案件總數中占有較高比重。本案中,被告人朱輝城購買70多克甲基苯丙胺后,以零包販賣方式多次販賣給他人,在被抓獲的同時另從其身上、房內及摩托車車廂中查處待售的毒品甲基苯丙胺60.7克、甲基苯丙胺片劑(麻古)0.1克等物品。人民法院加大對零包毒品犯罪的懲處力度,切斷毒品通過流通環節進入吸毒人員手中的最后一根鏈條。

 

案例6.蘇杰販賣毒品案

——販賣國家管制的精神藥品

(一)基本案情

2017年3月至2018年6月期間,被告人蘇杰為非法獲利,將其事先通過互聯網從他處非法購進的復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溶液(又稱“聯邦止咳露”,每瓶120毫升,每1000毫升含磷酸可待因1克)等含國家管制的第二類精神藥品磷酸可待因復方制劑販賣給吸毒人員蘇某等多人服食,累計五次販賣毒品復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溶液13瓶(含磷酸可待因共計1.56克)。經理化檢驗:送檢的復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溶液經檢驗含磷酸可待因成份,含量符合標示含量標準規定。

(二)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蘇杰為非法獲利,違反國家對毒品的管理制度,多次向多人販賣含可待因復方口服液體制劑,其行為已構成販賣毒品罪,情節嚴重,依法應予懲處。據此,依法判處蘇杰有期徒刑三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2000元。此判決已于2019年5月21日發生法律效力。

(三)典型意義

本案被告人販賣的“聯邦止咳露”是一種含可待因的復方制劑,既有藥用功能,也可能被濫用為毒品,是國家管制的第二類精神藥品。被告人販賣含可待因的復方制劑給吸毒人員吸食,其行為構成販賣毒品罪,同樣應依法定罪處罰。目前社會大眾尤其青少年對濫用“聯邦止咳露”等精神藥品的危害性及販賣此類物品可能構成犯罪尚未形成廣泛的認識,需引起社會的廣泛重視。

 

案例7. 李曉文等販賣毒品案

——販賣新型毒品“藍精靈”

(一)基本案情

2018年3月至4月,被告人李曉文、劉敏多次在廣州市南沙區、番禺區及韶關市始興縣等地向他人販賣氟硝西泮片劑(俗稱“藍精靈”,系國家規定管制的能夠使人形成癮癖的精神藥品)。其中,李曉文五次向他人販賣“藍精靈”1140粒;劉敏四次向他人販賣“藍精靈”1040粒。經鑒定,涉案毒品“藍精靈”中檢出氟硝西泮成分。

(二)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李曉文、劉敏無視國家法律,向他人販賣氟硝西泮,其行為均已構成販賣毒品罪,依法應予懲處,其中李曉文、劉敏多次販賣毒品,屬情節嚴重。據此,依法判處李曉文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千元;判處劉敏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千元。

(三)典型意義

“藍精靈”是一種新型毒品,主要成分是氟硝西泮,氟硝西泮藥劑已被列為國家規定管制類精神藥品。“藍精靈”溶于水后有的呈淡藍色,有的就是無色無味,不易被人發現,具有極強的偽裝性。本案警醒大家,出入KTV、酒吧等場所要提高警惕性,不要隨便飲用陌生人給的飲品,更不要為了追求刺激而嘗試毒品,否則只會害人害己。

 

案例8. 郭志強販賣毒品案

——涉案毒品數量雖少,仍應受刑事處罰

(一)基本案情

2018年8月2日14時許,吸毒人員陳某通過電話與被告人郭志強聯系,約定在肇慶市端州區城東二區4幢附近,向被告人郭志強購買毒品海洛因,交易后郭志強和陳某被公安民警抓獲,當場從陳某身上繳獲一包疑似海洛因的物品(凈重0.74克,經鑒定檢出海洛因成分)。

(二)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郭志強無視國家法律,明知是毒品而販賣給他人,其行為已構成販賣毒品罪。郭志強歸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本可從輕處罰,但其是累犯,也是毒品再犯,依法應從重處罰,依法判處郭志強有期徒刑一年一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千元。

(三)典型意義

根據刑法規定,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無論數量多少,都應當追究刑事責任,予以刑事處罰。本案郭志強販賣毒品海洛因數量雖只有0.74克,仍應受刑事處罰,且郭志強是累犯及毒品犯罪的再犯,依法予以從重處罰。郭志強夫妻二人以販養吸,多次因吸販毒品成癮入獄,家庭支離破碎,女兒自小缺失父母關愛。毒品不僅危害個人,還危害家庭甚至下一代, 本案警醒大家,珍愛生命,珍惜生活,遠離毒品。

 

案例9. 於某販賣毒品案

——對未成年人犯罪依法從輕處罰,并進行復學幫教

(一)基本案情

2018年4月12日,群眾陳某某通過微信向被告人於某求購5克四氫大麻酚(大麻)并支付毒資。於某將陳某某的姓名、聯系方式等信息及毒資轉給微信名為CalvinKuit 上家,CalvinKuit通過快遞發貨給陳某某,陳某某于2018年4月17日收到上述快遞。破案后,經鑒定及稱量,於某販賣給陳某某的大麻成分檢出四氫大麻酚,凈重4.82克。

(二)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於某販賣四氫大麻酚4.82克,其行為已構成販賣毒品罪。於某犯罪時未滿十八周歲,系未成年人,依法予以從輕處罰。於某系在校學生,有悔罪表現,對其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無重大不良影響,亦可達到懲戒之目的,決定對於某依法適用緩刑。據此判處於某拘役四個月,緩刑八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五百元。

(三)典型意義

於某因涉嫌販賣毒品大麻被抓獲時,正值高三臨近高考的階段,司法機關綜合考慮於某的考試、監護等情況,依法辦理了取保候審,并聯系學校對於某的犯罪調查情況進行保密,盡量降低對其高考的影響。人民法院綜合考慮其犯罪情節、悔罪態度、學習情況、家庭監護情況,本著教育為主、懲治為輔的原則,依法從輕對被告人進行處罰,判處緩刑,并進行犯罪記錄封存。禁毒綜合治理既應嚴懲毒品犯罪,也應積極推動犯罪預防、司法幫教、社區矯治等工作,使毒品案件中的罪錯未成年人更好地回歸和融入社會,避免重新犯罪。

 

案例10. 利如明等販賣、運輸毒品案

——加大對毒品犯罪分子財產刑的懲處

(一)基本案情

2018年3月23日13時許,被告人利如明、鄧文鋒駕車從河源市出發去揭陽市向唐某某購買毒品甲基苯丙胺和海洛因毒品,當日20時許,兩被告人攜帶所購買的989.78克甲基苯丙胺和69.82克海洛因駕車返回河源市行駛到河源市紫金縣古竹高速公路收費站時被公安機關抓獲,車上毒品被當場繳獲。2018年3月23日當天,利如明還打電話叫被告人黃梅花駕車去東莞市石碣鎮找毒品上家“一少”(在逃)購買約90克海洛因。黃梅花按利如明的指示去石碣鎮從“一少”處購得約90克海洛因后駕車攜帶海洛因返回河源。次日,黃梅花所購買的海洛因被公安機關查獲。

(二)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利如明、鄧文鋒違反國家禁毒法律法規,明知是毒品而販賣、運輸,其行為已構成販賣、運輸毒品罪,黃梅花違反國家禁毒法律法規,明知是毒品而幫助他人運輸,其行為已構成運輸毒品罪,均應依法懲處。在共同犯罪中,利如明、鄧文鋒系主犯,黃梅花在利如明的指使下幫助利如明將毒品從外地運回河源,系從犯,對其依法減輕處罰。利如明、黃梅花有坦白情節,依法可以從輕處罰。據此判處利如明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判處鄧文鋒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判處黃梅花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5萬元;扣押的毒品及作案工具依法予以沒收。

(三)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貫徹國家嚴厲打擊毒品犯罪的刑事政策,加大對毒品犯罪分子財產刑的處罰力度和執行力度,形成主刑與附加刑雙重打擊合力。本案扣押、凍結的財物比較多,現金、銀行存款和涉案車輛的總財物價值多達近百萬元,本案主犯利如明的多個銀行賬戶中存款有幾十萬元,在判處無期徒刑同時處以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的附加財產刑。對從犯黃梅花判處有期徒刑的同時并處罰金人民幣5萬元,決不能讓贓款毒資返還毒品犯罪分子的腰包。另外本案扣押的兩輛車輛依法認定為作案工具予以沒收,兩輛車的總價值在40萬元以上。對毒品犯罪分子的處罰,不僅要在主刑上罰得其“肉痛”,還要在財產刑上罰得其“心痛”,釜底抽薪,從經濟上打擊其再犯罪的能力。

責編:何雪娜

 


下一篇:廣東高院發布服務保障民營企業健康發展典型案例(二...

返回頂

可靠的微信捕鱼怎么玩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号 jdb财神捕鱼怎么赢钱 深圳风采开奖规则图 金博棋牌下载 刮刮乐批发 56怎么拍视频赚钱是真的吗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 湖北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六合彩96期特码资料 11选五开奖结果安徽 赚钱宝修改手机 qq分分彩开奖正规吗 福彩3d出号走势图助手 山东时时彩开奖结果 可阅读的赚钱的软件 31选7走势图浙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