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廣東法院新聞 >

廣東法院為民營經濟發展注一泓“春水”

市場,是檢驗法治環境的“試金石”。

2019年上半年,廣東實現地區生產總值突破5萬億元,達到50501.17億元,按可比價格增長6.5%,其中民營工業增長7.5%。數據顯示,民營企業是拉動經濟增長的重要力量。

穩定、公平、透明、可預期的法治化營商環境,已成為廣東吸引民間投資、讓民營企業家安心經營、努力創新發展的新名片。廣東省人大常委會主任李玉妹近日在專題調研后說,廣東法院圍繞服務保障民營經濟健康發展,出臺的多項具體措施扎實有效,落實力度大,成效顯著。

把“平等保護”寫進判決書里

“沒有想到,這一次我們居然告贏了國企。”中山炬達公司老板鄭先生在親歷了一場與國有企業的土地侵權賠償糾紛后,對“讓有恒產者有恒心”有了更深切的理解和感觸:“平等保護給我們妥妥的安全感!”

幾年前,廣東一國企在建設管道工程項目時,未征得炬達公司的同意,擅自將管道鋪設從地下穿過了該公司土地。圍繞侵權和侵權賠償問題,雙方于去年底將官司打到了中山市中級人民法院。

“受舉證能力的影響,我們在維權上處于劣勢。”鄭先生表示,管道工程施工手續完備,地底下穿越如何認定侵權?即便認定了是侵權行為,因屬地下工程,侵權時間、侵權范圍、侵權索賠數計算心里也沒底。”

今年3月,中山中院對此案作出判決,判處該國企賠償炬達公司既有損失101萬元。更讓鄭先生感到“意外”的是,法院還對因施工對今后生產的損失也充分予以了考慮:要求該國企自2018年4月1日起至涉案管道遷出之日前,按每年8.2萬元的標準賠償其損失。

“國家、集體、私人的物權和其他權利人的物權受法律保護,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侵犯。據此,物權法確立了平等保護原則……”翻開判決書,記者看到了這樣的描述。

“平等保護”原則不僅體現在判決書中,更體現在保護民營經濟發展政策落實、落細、落小的具體實踐中。

2018年,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先后出臺了優化營商環境“十條”和促進民營經濟健康發展“十條”,圍繞企業家關心的“經營不規范”“不當適用司法強制措施”“融資難融資貴”等問題,細化了20項具體措施,要求堅持以平等保護為核心、以全面保護為基礎、以依法保護為前提,確保各種所有制經濟權利平等、機會平等、規則平等。

“市場化+法治化”激發民企發展新活力

“滴……”隨著一聲長長的鳴笛聲,一艘油輪正準備駛離碼頭,離港口不遠處的幾十個白色大油罐上,頭戴安全帽的工人們在烈日下揮汗如雨、一片繁忙景象。

“目前,我們已經與中石油、中石化、珠海港、茂名港等多家大型企業簽訂了合作協議。”珠海市斗門區龍基公司老板薛先生毫不掩飾自己內心的喜悅:“這簡直是一個奇跡,真沒有想到企業破產重整三個月后,公司業務就有了這么大的變化!”

這與兩年前的他判若兩人。

受2014年國際油價斷崖式下跌和銀行信貸收緊等影響,龍基公司經營滑入到破產清算的邊沿:資金鏈斷裂、各種債務高達5.3億元。

2016年12月,債權人向珠海市斗門區人民法院提起對龍基公司進行破產清算的申請。困境中薛先生曾經消極地以為:公司身負巨額債務,翻身無望,肯定“死刑”。

斗門法院在細致了解龍基公司的“家底”后提出了新的辦案思路。在當地政府的積極支持下,法院說服了18位債權人,在“破產不停產、員工不失業”的情況下,于2017年5月依法裁定該案進入破產重整程序。

重整過程卻“一波三折”:資金缺口不斷加劇,在經歷2017年9月臺風“天鴿”的侵襲后,投資人也開始變得猶豫不前,破產管理人辭職、部分員工先后離職,公司人心浮動。

面對諸多重整難題,斗門法院打出了一套新的“組合拳”。大膽啟用原經營團隊,鼓勵債務人自主引進投資人;改變由法院指定或者投票選任的慣常做法,首創債權人主席競聘上崗機制;創新性提出采取債務人和債權人雙重推薦的模式確定龍基公司的投資人。

一系列嚴密重整計劃助草案獲各方高票通過,龍基公司由此走上了涅槃重生之路。

重生背后,是廣東法院通過“市場化+法治化”手段促進民營企業治理結構現代化的積極探索。

“市場化+法治化”這一司法理念在挽救有市場前景的困難企業恢復生機、促進產業轉型升級這一方面建樹頗豐。據廣東高院破產審判庭庭長丁海湖介紹,廣東已有深圳福昌、東莞聯勝、中山天星公司等85家民營企業通過重整、和解等方式在市場競爭中獲得新生,數量遙居全國之首。

“保駕護航”給市場一片清朗

“吃海鮮,到湛江!”廣東湛江,向來以新鮮、味美著稱。然而,曾幾何時,湛江海鮮市場卻深受“海霸”“市霸”困擾。

梁槐就是這樣的“海霸”。從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開始,他糾集多名家庭成員及社會閑散人員,通過強制收購、定價,恐嚇、驅趕、毆打漁民等方式逐步控制了湛江遂溪縣附近部分海域和碼頭的海產收購市場,從中攫取了巨額非法利益。導致當地漁民和收購商無法自由貿易,給收購商和漁民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

去年12月28日,湛江市坡頭區人民法院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強迫交易罪、敲詐勒索罪等數罪并罰,依法判處被告人梁槐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其余37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九年至一年零六個月。

給市場一片清朗、讓民營企業和企業家安心放心經營。類似“梁槐案”這樣具有典型意義的判例和做法在廣東法院舉不勝舉:加強民事反壟斷案件審判,防止企業濫用優勢地位限制市場競爭,向低價惡性競爭說“不”;明確行政壟斷行為司法認定標準,防止政府濫用特許經營許可;規范證券市場投融資行為,開展證券糾紛多元化解機制試點,維護資本市場穩定。

2018年以來,廣東法院共審結各類涉民營企業侵權、損害商業信譽、破壞生產經營等經濟犯罪一審案件2665件,依法對16名涉嫌經濟犯罪的企業家宣告無罪。目前,廣東法院已成為國際知識產權爭端解決的“優選地”,去年全省法院案均判賠金額同比增長超過70%。(《人民法院報》7月22日1版)

責編:何雪娜

 

上一篇:廣東法院構建全流程網上辦案新模式
下一篇:廣東高院舉辦“中國指導性案例司法實踐”講座

返回頂

可靠的微信捕鱼怎么玩 彩票助手组六组三 金凤凰彩票游戏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下载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任 003113特码论坛 老时时彩360开奖视频 网络捕鱼游戏平台出租 新快3新快3开奖结果直播 秒速飞艇计划 辽宁11选5胆拖如何玩 云南11选5定胆计划手机版 扑克牌多少张 北京福彩11选5开奖结果 开什么店赚钱呀 体育彩票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516棋牌游戏金币